大武术

搜索
查看: 1451|回复: 0

剑道

[复制链接]

34

主题

34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594
发表于 2015-7-12 20: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抒怀 (剑道)

      铸剑师的我,使命是为君铸就宝剑。
      我用我知道的最好的材质,我用我知道的最好的工艺,我用我所有的时间,我用我所有的心血。
      剑是天地之间的正气的凝聚,是华夏文明的结晶,是我祖宗土地上不绝的血脉传承。
      剑只是通过我的身心而有形地呈现在您的面前。2500年前,就是这样呈现在我祖先的面前。那时,她是世界上最有技术含量,最精巧,最具阳刚而又典雅,最有威力的武器。但她绝不只是武器。拥有她的人,自然是拥有权力和资源的人。
      呈现在您面前的剑,还不是宝剑。
      她需要您,作为主人,携她在手。那一刻,她才化作宝剑。因为您的精神和情怀终于有了完美的外在彰显。
      她化作蛟龙腾飞,她光射斗牛之间,她在匣中长吟,不过是等待她的主人。
而您,需要剑的磊磊锋锷,昭示您永远进取的精神;需要浩浩剑气,舒发您一腔豪情;需要繁星璀璨的剑纹,映射您锦绣的胸怀;需要剑的锐不可当,达成您不断的成功。
古 剑 歌(秋瑾)

若耶之水赤堇铁,炼出霜锋凛冰雪.

欧冶炉中造化工,应与世间凡剑别.

夜夜灵光射斗牛,英风豪气动诸侯.

也曾渴饮楼兰血,几度功铭上将楼.

何期一旦入君手,左手把剑右把酒.

酒酣耳热起舞时,夭矫如见龙蛇走.

肯因乞米向胡奴?谁识英雄困道途!

名刺怀中半磨灭,长剑居处食无鱼.

热肠古道宜多毁,英雄末路徒尔尔.

走遍天涯知者稀,手持长剑为知己.

归来寂寞闭重轩,灯下摩挲认血痕.

君不见孟尝门下三千客,弹铗由来解报恩.

      青铜兵器占据了人类第一个文明时代的全过程,至今已有六千年之久。青铜兵器与相关的冶铸、防腐处理技术,对当时的战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影响之深远,不言而喻。关于它的学问,古人早有辉煌的研究和成果。否则,今天的我们怎能见到这些精彩的古兵文物。
      不幸的是,古人的技艺已失传近两千年。我们不得不以这些“历史的残片”作为研究对象,来重建“青铜兵器学”这座摩天大厦。因此,这是一门十分古老而又年轻的学科。
      青铜兵器,即铜锡、铜铅或铜锌按一定比例混合冶铸而成的兵器。它是人类最早使用的金属兵器。可以说,我们这个星球上,一个不曾制造和使用过青铜器的民族,是难得被称为拥有悠久历史文化之民族的。或者说,人类文明史的扉页,就是这些创造了青铜兵器的先民们掀开的。
      中国青铜兵器,在战争史、科学文化史上有特殊地位;其精美和犀利之极,其铸制、涂镀、装饰之穷极工巧,即便是几千年后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也是人们难以企及的。作为人类文明史初期的文化代表;或者说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具阳刚之气而又优美典雅文化的代表,青铜兵器当之无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青铜兵器的发明,是中国人在“四大发明”之前为世界文明史作出的划时代的贡献。从地理上划分:以铜兵器为主要代表的中国青铜文化,它的高古久远,它的优美灿烂,它的种类繁多,无愧于世界之冠,而亚洲各国及北非的埃及次之,欧洲较晚,美洲则至今未见。这早已为世人所公认了。
      无论是数十万年间的人类变迁、人种繁衍、人群进化、社会变革、科技演进,以及工艺美术的变化发展,都可以从各期人类所制造和使用的兵器中比较、观察、推演而得其大概。无论是史前以至有史以来人类各种民族、各国文化,均与兵器文化形影不离。
      兵器对于任何一个民族而言,都是其最高科技文化的代表。人类的过去如此,现代如此,将来仍然如此。   
后记
      古人曾把兵器视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没有了受众的石斧、石矛或石刀,猿人又怎样走出山洞和远古;没有了青铜兵器,人类又如何告别原始、走入文明?
      作为人类历史第一个文明阶段重要载体的青铜兵器,曾经有过六千多年的辉煌,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胎记。然而,辉煌的历史不应该仅仅是历史的辉煌。青铜兵器虽然十分的古老,而作为多学科相互交叉的《青铜兵器学》,却又十分的年轻,值得我们当作事业来投入身心。
      真幸运,我成为了许多件青铜兵器的收藏者。然而,这种幸运却一直令我感到一种使命背负,那就是应该为青铜兵器写点什么。不过,做和想毕竟不是一回事。研究出成果,既需要热情也需要努力,更需要执着,并付出代价。青铜兵器既是科学与艺术的结晶,也是奇迹,岂是我这般好事者“研究”得了的?
      每每握住一把青铜剑时,仿佛握住了远古武士的手。抚摸着一件件戈、斧、矛、剑,仿佛已置身于中原逐鹿的沙场喋血之中,远古金戈铁马的铿锵与武士厮杀的呐喊,以及折戟沉沙后的残喘ŸŸŸŸŸ
犹如银幕镜头一般历历在目。人非草木,见到这些青铜兵器,无不古道热肠,发历史之幽想,感先民之博大精深的了。
      家父朱是贤,一介寒儒,与世无争,一生勤学不辍,厚人薄己。对祖上留下来的古币、古兵,无不呵护备至,宝爱有加,视同生命一般。他一直教导我们:穷到底无非是去干苦工,去讨饭,但无论怎样寒碜,也要保护好这些文物。可是,在“文革”动乱浩劫的年代里,为避免被抄掠,许多古刀剑和古币只能投入井中了。父亲说:“只要他们还在中国的土地上,就值得欣慰,将来以`水坑`锈色出土,会更漂亮的。”
      执着几乎成了我的人生信条。与其让生命被无所适从肢解得七零八落,还不如为执着而支付;与其为糊口而活着,不如为执着一拼。也许终点完全可能是头破血流地又回到了起点,但这并不可悲,因为这起点正是众人止步之处,仅凭这一点,就不算白活。
      透支的是我的价值,抵押的是我的信誉,我有这份信念。儿时,唯有青铜剑令清贫的家蓬荜增辉。如今,国家兴旺了,我们自然也有好日子过,父母的话又荡起了我心中的涟漪,总觉得不应该冷落了先人们的斧、钺、刀、剑。因为它们是先人们智慧的结晶。继续增加藏品常令我手头拮据,进而透支,甚至抵押。好在我过惯了穷日子,只是难为了妻儿。不过有人分担,连苦难都可减半,更何况一点清贫。
      于得失而言,人每每为名利所累。人生苦短,百年一瞬,到头来无非是一枕清霜,一pou黄土而已。而物之本身当有存在之美,若能自文物藏品的存在,感受到民族之美的娱悦,这份愉悦与人共享,则快意自然是倍增了!
      收藏,多半是一条不归之路。收藏、研究、著述往往血本无归。而我却甘心情愿闯入“黑洞”。因为在这些“历史的残片”中,时间被凝固了;艺术被凝固了;甚至,情感都被凝固了。为玉帛而藏干戈,我干了自己喜欢干的事,这是最大的福报。谁不想创造自己的天地;创造自己的格调;创造自己的自己?
      青铜兵器是永恒的,而我们则微不足道。据说,艺术修养达自然精妙,是艺界化境;领悟神理以身作则,是佛家化境;我想,由我而起无我而终,当为藏家化境。
      斑驳的青铜兵器自远古的炽烈和嘶杀中走来,数千年沉沙落寂后的今天,已经冰凉了!但它们仍在寻求爱,寻求炽烈的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大武术网运营中心 ( 浙ICP备14037866号-2 )

GMT+8, 2018-7-23 00:34 , Processed in 0.02172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