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术

搜索
大武术 首页 文章中心 查看内容

疯子的世界

2017-4-25 13:13| 发布者: 大武术网| 查看: 1| 评论: 0

摘要: 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一直坚持凌晨即起练功的习惯,而每日武艺对于身体的磨练已然成了一种自然,好像从未因为这条道路的孤然和艰辛而却步或放弃,到了中年愈发痴迷和执着,陷入了一种连自己都时常惊讶不已的“疯魔”之境 ...

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一直坚持凌晨即起练功的习惯,而每日武艺对于身体的磨练已然成了一种自然,好像从未因为这条道路的孤然和艰辛而却步或放弃,到了中年愈发痴迷和执着,陷入了一种连自己都时常惊讶不已的“疯魔”之境,也自得于圈内的朋友们称自己为“武疯子”或“棍疯子”、“刀疯子”。     武艺总是如此让人梦萦魂牵和欲罢不能,想着王岗老师的高足张大志写的文章,可谓精辟,我们今天不断地给传统武术“祛魅”和“解魅”,似乎我们的智慧和能力已经超过了古人,甚至在武艺方面不屑于古人的典存,但大志的话却是很有道理:我们没有必要去揭示武术的真相,更没有必要在探究真相的路上较真。当然,求真是武艺的一种内在魅力,但指的是技术,而非那些依附于技术的“故事”,已然的过往,何必让我们如此那般牵肠挂肚和不依不饶?想起程冲斗和吴殳生前的那份傲然独行和高蹈不群就注定了向真实前行的旅程一定不是鲜花铺就,而是一条筚路蓝缕的苦行,更是悲壮的放歌,才足以使他们的名字在数百年之后依然令人景仰行止。即使在当代,他们的名字和典存武艺也是高山流水一样曲高和寡。在现代武术被分割成套路和散打两个运动项目后业界并不需要这些典存的武艺来做为“根”和“源”来指导体育化进程中一路高歌猛进的竞技武术,传统武术的“百花齐放”似乎让程、吴还有戚继光都成了历史上一个模糊的符号。

其实,当大多数人迷恋所谓的“神功绝技”,更有所谓的“速成”的时候,倒不如去好好读一番程氏的棍法与刀法,还有吴殳的枪法,这可是历经时代检验的武艺,没有半点虚假和玄虚,但很多人面对那些枯燥乏味的文字还有晦涩难懂的武艺解读就已经望而生畏了,更谈不上像吴殳那样“日五百,力竭而止”了。

武艺演练的起承转合是身体的文化与艺术,还有那发力的震撼、饱满与激荡都是让人能够穷其一生而探究,每日的研习自然是招法的熟练自如,而随着这种“自如”和“随心”就有了对武艺表现的不断“修正”、“调整”或“修复”,这实质上是一个不断提升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与甜蜜、快乐并存的过程。有时候一个细微的改动会让人兴奋不已,欢呼雀跃,这时候我们就似乎懂得了古人为什么要把武术称之为“武艺”,显然在这个“艺”的层面要远远高于“术”的,我们的邻国东瀛把武艺引申为“武道”,也是受到了中国文化的熏陶和影响,但我个人觉得“艺”的内涵更为深厚和丰富,如武艺与文艺的相对和融会,便有了“允文允武”的个人修持。

在这条写满古人智慧与心血的旅途上,既然注定是痛苦和孤然,所以唯有“疯子”才能在忘我和痴迷中坚守,也唯有“疯子”才能从这种在旁人看来是痛苦的旅程中找到那恒久的快乐。因为在我的理解里,“疯子”是孤独的,拥有那种彻底的孤独,而这种拥有,让“疯魔”于武艺或文艺的人才能在耐得住的寂寞中守住初心,用自己的清澈的心观照世事和人生,如梵高那孤然的背影“印在龟裂的大地上,如同燃烧的焦枯的向日葵。当他最后一眼打量这世界时,他的眼里只有星空,而没有人世”。

最新评论

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大武术网运营中心 ( 浙ICP备14037866号-2

GMT+8, 2017-4-25 13:13 , Processed in 0.06281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5

返回顶部